记者调查:菏泽火车站广场乱象治理,咋就这么难?

?

长期以来,菏泽火车站的“全职”人群吸引了人们,出租车,拒绝携带或打击乘客,“黑车”和电动三轮乘客。广场的现象令人困惑,甚至是菏泽的“痛”,影响了整个城市的形象。

最近,特别是在今年6月“政治菏泽”反映这一现象后,多部门联合整顿,并对广场的秩序略有改善。然而,仍然有人派牡丹晚报热线反映菏泽火车站广场夜间仍然一团糟,给乘客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是这样的吗?为什么要管理菏泽火车站广场的混乱呢? 7月30日,“牡丹晚报”记者前往菏泽火车站进行访问。

%5C

//

出租车拒载、拼客、议价等现象仍然存在

//

7月30日4时30分许,在市中华路、桂陵路路口西北角的花坛处,几辆出租车停靠在路口,出租车司机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各自的生意。每当有乘客从旁边经过,他们便主动大声询问乘客去哪里和是否要坐车。

',''type':'text'},{'data': {'duration': 70,'bigPosterUrl':'','attachmentType':'video ','guid':'50cbf234-172c-4f2d-b6c3-53cc','attachmentId':'50cbf234-172c-4f2d-b6c3-53cc','mobileUrl':' Com/video09/2019/08/01/p-102--.mp4','标题':'记者的调查:菏泽火车站广场混乱治理,难道这么难吗? '},'输入':'视频'},{'数据':'

一名背着行李的男乘客向一名出租车司机询问去东明县三春集镇需要多少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没有能达成一致,男乘客背起行李继续找出租车问价。

“你想给多少钱?弟弟你想想,白天去三春集多少钱,晚上得多少钱,不合适的话我们肯定不会拉你的,你给这么低的价就是再问10辆车也没人拉你。”这名出租车司机朝着男乘客离开的方向高声喊着,同时还不忘继续喊客,“东明,东明有走的吗?上车就走了,去东明的赶紧上车了。”

“西关,西关有走的吗?20块钱一位,还差一位,上车就走了。”“鄄城有走的吗?20块钱一位,送到鄄城汽车站。”“单县,30块钱一位,上车就走。”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观察了近20分钟发现,虽然这几名出租车司机一直在喊客,但是并没有乘客乘坐他们的出租车。

//

夜间火车站广场喊客拉客乱象回潮

//

7月30日5时许,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在菏泽火车站出站口看到,随着乘客陆续出站,几名拉客喊客“专职”人员逆着人流面向出站口方向喊客。这些人以中年女性为主,也有一部分出租车司机,他们有的挎着单肩包,有的手中拿着牌子,上面写着“单县、成武、鄄城、郓城、濮阳”等字样。

%5C

不仅在出站口可以看到这些拉客人员的身影,他们还紧紧跟随着乘客的脚步从出站口一直走到城际公交售票处附近。

尤其是在广场上,不少拉客人员一直不停地询问下车的乘客是否需要坐快车,甚至两三名拉客人员围着一名乘客询问,乘客连连摆手却仍然难以摆脱。这些拉客人员有的会拉住乘客的衣服,或是快步走上前贴近乘客急促地询问,不少乘客表示对此非常反感。

%5C

“我就在火车站附近住,每天晚上吃完饭来广场散步,早上五点左右来广场晨练。我发现一般晚上九点之后这些拉客人员就全部过来了,以前他们都举着纸牌子喊客,现在经过治理,大部分喊客人员都不拿牌子了,他们会在火车站出站口、广场、城际公交售票处等地方拉客喊客。”

家住菏泽中华世纪城小区的陈先生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每天我在广场上散步时都会被这些拉客人员‘围追堵截’,有时候实在被问烦了我就干脆不搭理他们,扭头就走。希望有关部门加大治理力度,在晚上九点之后到火车站来看一看,尤其是凌晨两三点到五六点之间,那些被治理过的‘行云’电动三轮车也都纷纷停靠在站前道路上,整个火车站广场变得人声鼎沸,就像赶集一样。”

%5C

“我刚从出站口出来就有好几个人不停地追着问我是否需要坐车,以前我总是很纳闷为啥这些人这么热情,后来才了解到这些人都是拉客喊客‘专职’人员,她们拉到乘客之后再‘卖’给‘黑车’和出租车,从中提取好处费。“

”说实话我是真不敢坐这些人的车,他们给介绍的几乎都是没有合法手续的车辆,我曾经坐过一次这种车,不仅安全上没有保障,而且还非常挤,有时候还会超载,万一路上出点啥事,也很难得到相应的赔偿。”刚刚下火车的宋先生面对这些拉客人员的热情非常反感,不停地向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抱怨。

//

“行云”再现,出租车司机蹲守售票处

//

路,红色的电动三轮车停靠在路上有些耀眼,“行云”车主变身“专职”司机,不时询问过往乘客是否需要坐车。

%5C

路上喊客的声音此起彼伏。

“去西关义乌小商品城多少钱?”“30块钱走不?”“太贵了,我还是等着坐公交车吧!”“你还拿着这么多行李,坐公交车多不方便,我直接送你到目的地,20块钱,最低了!你别走啊,你想多少钱坐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一位刚下火车的乘客最终还是没能接受“行云”电动三轮车主的报价,毅然走到公交车站牌前等候首班公交车。

%5C

在城际公交售票处南侧,两辆“行云”电动三轮车赫然停放在广场上,车主向着出站口方向一边走一边拉客喊客。过了五分钟左右,两名乘客跟着一辆“行云”电动三轮车的车主走了过来,并坐上了这位车主的电动车,电动车逆行着慢慢离开火车站,两名乘客还在和车主“商量”着车费。

%5C

几名出租车司机蹲守在城际公交售票处周围,每当有乘客走过来,他们就上前询问是否要坐车。

“濮阳,濮阳,上车就走了,濮阳有走的吗?”

“你去单县吗?一个人30块钱,给你要的不贵,坐大客车也不省钱。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非常快。”

随着下车乘客不断向城际公交售票处走来,拉客人员也渐渐向这边靠拢,在售票处购票乘客的声音逐渐湮没在拉客人员的喊客声中。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通过观察发现,在短短五分钟时间里,就有5名乘客被这些司机“领走”。

//

客源被抢,出租车专用道内司机无奈

//

对于菏泽火车站广场上的拉客喊客人群以及电动三轮车拉客现象,众多出租车司机表示非常气愤,他们在火车站出租车专用通道内很难等到乘客,很多乘客都在出站口被“黄牛”拦截。

%5C

出租车司机陈师傅每天晚上都在出租车专用通道等乘客,提到菏泽火车站广场上这些拉客喊客人群,他义愤填膺地说:“前段时间,菏泽火车站广场经过几次治理之后,情况稍有好转。可是最近几天,一到晚上根本就看不到各个部门的执法人员,拉客喊客人员和‘黄牛’肆无忌惮,直接到出站口去拉客,现在菏泽火车站比治理之前还要乱。”

“还有一些出租车司机和‘黄牛’结合起来,在火车站附近等着‘黄牛’把乘客‘卖’给他们,他们一晚上轻轻松松可以挣好几百块钱。我们老老实实在出租车通道里等着,基本上一晚上都拉不了几位乘客,连一百块钱都挣不到。”

%5C

“你看看这个大牌子把出租车给挡完了,晚上出站的乘客站在广场上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出租车,非常影响我们的生意,很多乘客出站后就直接往西走了,根本就不来南边坐车。前天我从傍晚6点多就到了火车站,一直等到晚上11点多,只拉了四位乘客,总共拉了50多块钱。我们有个同事还不如我呢,他一晚上只拉了三个人,拉了不到30块钱。”出租车司机程先生说。

“我希望把这个站牌挪到火车站广场西边,或者把人行通道设计成南北朝向,让乘客出站后走到广场上可以看到,北边是公交车,南边是出租车,能够让乘客自由选择乘车方式,也能让乘客出站后迅速离开车站,打造出一个秩序井然、文明和谐的火车站广场。”

//

多次治理屡屡反弹,

火车站广场乱象治理为何这么难?

//

2018年9月14日,牡丹晚报8版《“菏泽之窗”咋成了“菏泽之疮”?》一文,报道了菏泽火车站拉客、喊客、出租车拒载、“黑车”、三轮车拉客、流动摊贩占道经营、广场秩序混乱不堪等问题,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和热烈讨论。

%5C

2018年十一假期期间,菏泽城管部门加强了对菏泽火车站的综合治理,分别从火车站周边店外经营、火车站广场综合治理、取缔出站口举牌子喊客拉客等三个方面,对火车站广场及周边进行了治理。

2019年1月,市交通运输局、菏泽火车站、市开发区管委会及公安等部门成立了菏泽火车站综合整治工作队,联合对菏泽火车站出租车乱象进行了整治,治理火车站出站口揽客现象,优化火车站广场布局,加大对“黑出租”的处罚力度。

然而,乱象并未消失,特别是晚上,执勤人员下班后,火车站广场上喊客拉客人员重新出现,给市民和旅客带来极大困扰。

%5C

今年6月,菏泽广播电视台《问政菏泽》栏目反映了菏泽火车站及周边存在出租车拉远不拉近、拒载、拼客及“黑车”等违法违规经营行为,菏泽市交通运输局迅速行动,大力实施整顿。

菏泽火车站广场的出租车专用通道和出租车待客区重新布局,并在火车站出口处设置出租车专用通道标志牌引导牌,引导出租车规范经营。菏泽市交通运输局专门成立了火车站广场出租汽车管理办公室,固定专人实行24小时值班,受理旅客投诉,并采取蹲点、巡查、跟踪喊客揽客“黄牛”等多种执法方式,加强对火车站广场及周边的出租汽车的监督管理。

截至目前,已查处“黑出租”及其他违法出租车多辆。

然而,在经过各个部门多次联合执法之后,菏泽火车站广场却并没有达到市民满意的治理效果,如今仍然“黄牛”遍地,拉客喊客人员我行我素。

//

人大代表建议:部门联动执法,

严打喊客拉客,优化广场布局

//

山东省人大代表赵建峰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我们驻菏省人大代表城建环保小组通过多次现场调研、走访和暗访,发现菏泽火车站广场乱象丛生,尤其是凌晨一两点之后,各种拉客人员蜂拥而至堵在出站口的位置,每个出站的乘客都要被他们多次询问,尤其是外地旅客非常厌烦这种行为,让他们对菏泽这座城市的印象大打折扣。“

”经过多次暗访和调研,我感觉菏泽火车站秩序混乱最主要的原因是各部门之间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协调机制。这几次我们去菏泽火车站暗访,只见到了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执法,其他部门未尽其责,工作人员不知所踪。经过前段时间的综合治理之后,现在菏泽火车站最大的改变就是没有了举牌子拉客的现象,但是那些拉客人员仍然在出站口拉客,甚至在白天也明目张胆地在出站口拦截乘客。”

%5C

赵建峰说,“对于菏泽火车站的拉客喊客人员和‘黄牛’,乘客们不胜其烦,出租车司机们怨声载道,现在菏泽火车站广场‘黄牛’遍地,有的出租车等了两个小时拉不到一位乘客,都被‘黄牛’从出站口截走了。因此,我建议公安、交通、城管以及菏泽火车站等各部门联动执法机制,各尽其责。尤其是公安部门必须加大处罚力度,对‘黄牛’以及拉客喊客人员进行严厉打击,见到一个处理一个。”

山东省人大代表宋爱珍表示,喊客拉客人员和“黄牛”是菏泽火车站广场秩序混乱的根源,这些人员有的是开“黑车”,有的是出租车司机挑客、拼客,有的是“黄牛”把拉到的客人转卖给外围隐藏停靠的“黑车”和出租车,从中牟利分成。

菏泽火车站广场规划不合理,出租车停靠专用通道离出站口较远,且被广告牌、围栏等遮挡,乘客出站后跟随人流走难以发现远处的出租车专用通道。广场设置的指示牌夜间不醒目,乘客出站后很难看到出租车专用通道在何处。

此外,夜间非法营运的三轮车和其他车辆聚集广场拉客,这些都是导致菏泽火车站广场秩序混乱的原因。

%5C

宋爱珍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针对菏泽火车站广场秩序混乱的问题,我建议治安管理部门24小时进行现场监管,对在广场内喊客、拉客的人员进行严厉打击;将出站人员向广场中间的新出站口引流,将遮挡出租车专用通道的广告牌去掉,或者整体换成出租车乘车点指引牌,将乘客乘出租车排队通道从现有的东西走向,改成南北走向通道。”

“将现有的出租车通道围栏高度降低,使乘客能看到通道里的出租车,交通管理部门对专用通道里的出租车进行24小时监管;交警部门24小时对所管辖的道路进行监管,严禁三轮车在广场周边及广场内运行;广场设立监督举报电话,24小时值班,对举报的违法行为及时交执法部门进行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