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4327万债务逾期 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存退市风险

?

%5C

●长江商报记者杨玲玲

自今年年初以来,被称为“第一翡翠”的东方金蜻蜓(.SH)一直处于困境之中。

7月30日,东方金隅宣布,因子公司金隅珠宝未能向债权人支付人民币4.326亿元的到期信贷。该公司及其子公司金宇珠宝被债权人申请合并和破产重组。与1月16日公司涉嫌侵权信件的调查相结合,该公司“不排除被除名的可能性”。

根据此前的公告,这是东方金隅在过去六个月中第二次申请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尽管东方金宇在公告中表示:“无论是否进入债务司法重组过程,公司及其子公司金豪珠宝都将积极开展现有日常业务。”

然而,就业绩而言,该公司的经营业绩已经经历了“br”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东方金路实现营业收入29.61亿元,同比下降68.08%;净利润为-17.18亿元,同比下降843.32%。今年一季度,公司经营业绩未见改善,营收仅为993.6万元;净亏损达1.61亿元。

此外,该公司的逾期债务像雪球一样卷起。截至4月18日,逾期未偿还项目金额已达40.61亿元,涉及多个信托,基金和银行。

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

在过去,“翡翠第一”东方金蜻蜓深陷欠债欠款的困境。

最近,东方金隅宣布,因子公司金隅珠宝未能支付债务人的第一笔贷款,以支付人民币4.326亿元的到期债务。债权人向法院提出申请,理由是该公司及其子公司金宇珠宝已经进行了破产重组。该公司及其子公司Jinyu Jewelry合并为破产和重组。法院于7月18日收到申请材料并提交了案件。

“无论合并破产重组申请是否可以被法院接受,公司及其子公司金宇珠宝是否会进入重组过程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无论是否进入债务司法改革过程,公司及其子公司金宇珠宝都将出席。在做好日常运营的基础上,“东方金隅宣布。

同时,东方金隅提醒,如果公司及其子公司金义珠宝成功实施债务司法重组并实施债务司法重组计划,将有助于完善公司及其子公司金宇珠宝的资产负债结构,恢复正常运营。如果不能顺利实施,公司及其子公司金豪珠宝将面临被宣告破产的危险。

事实上,早在1月份,东方金隅一度被债权人申请债权重组。当时,东方金隅宣布,债权人兴隆实业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司法改制,理由是公司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流动性明显减少。法院于1月29日收到申请材料,并将案件提交(2019)破产申请第60号作为案件编号。

此外,1月16日,东方金宇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中国证监会决定调查该公司涉嫌违反信息披露的行为。如果由于上述调查,监管部门最终发现东方金隅有重大违法行为,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该公司的股票不排除遭受退市风险警告的可能性。

除了一些逾期债务外,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29日披露,东方金路因信息披露违反了规定,并决定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秘书)赵宁当时的总经理张文峰,当时的董事兼财务总监宋晓刚,当时的独立董事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张兆国一直关注监督。

值得一提的是,自7月以来,东方金禧一直受到交流的一再关注。其中,交易所收到有关发行票据事宜的查询函;并就诉讼事宜收到交换监督函。

逾期债务超40亿

。它于1997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被称为“第一翡翠”。

2018年7月,东方金禧的债务危机爆发。那时候,东方金隅的很多资产都暴露在外。东方金隅于2018年7月26日宣布,该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未清债务总额为9.16亿元。

随后,该公司的逾期债务像雪球一样滚动。 2018年10月31日,东方金隅再次宣布,截至2018年10月29日,东方金锣及其附属公司的未偿还债务本金总额为21.89亿元,占2017年经审计的净资产。 67.76%。

到2019年,东方金禄的债务危机爆发了。截至4月18日,逾期未偿还项目金额已达40.61亿元,涉及多家信托,基金和银行。

与此同时,东方金罗的表现也急转直下。数据显示,2018年东方金隅实现营业收入29.61亿元,同比下降68.08%;净利润为-17.18亿元,同比下降843.32%。今年一季度,公司收入仅993.5万元,同比下降99.42%;净利润-161万元,同比下降218.12%。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底,东方金隅总资产为114.76亿元,负债总额为99.6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6.8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7万元。

东方金路在年报中解释说:“营业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账户冻结和经营环境受限;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减少主要是由于毛利减少,资产减值损失增加及营业外支出减少所致。增加影响。“